等3款台灯均存在着耐久性试验、骚扰电压等多项指标不合格,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在牡丹江灯具市场的份额已达到40%左右

10年前,广东佛山照明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在辽宁和吉林等省“落户”,看到利润的代理商们对这一新品牌趋之若鹜。
2004年,一直经营灯具的孙福庸突然发现广东佛山照明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FSL品牌灯具自上市以来,连续多年被评为全国500家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位居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行业第一名。获得中国工业企业综合评价最优500家、全国轻工系统10强,深交所“十佳上市公司”综合业绩排名第一。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上市公司100强和“中国最具发展潜力上市公司50强”,净资产收益率始终保持在10%以上。面对这一系列数字,在了解了牡丹江市佛山灯具的销售情况后,孙福庸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佛山照明灯具适“市”而出
孙福庸来到佛山照明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从生产设备到流水线,从仓储间到物流运输,一路看下来,孙福庸除了感叹,更多的是钦佩。佛山照明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过硬的产品质量,严格、规范的生产检验流程,让孙福庸预见到了佛山照明的市场趋势,从此他与佛山照明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广东佛山照明电器股份有限公司正在各地区照明协会寻求合作伙伴,孙福庸凭借多年的经商之道和良好信誉与之顺利牵手,成为该公司在牡丹江的独家代理。
佛山照明在牡市遍地开花
凭着产品本身的质量优势,靠着庞大的广告宣传,第一年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就为孙福庸创造了40万元的销售量。随着市场不断拓展,市民逐渐认可,2006年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销售量已达到200万元左右。孙福庸说:“受地域限制和消费人群差异的影响,我们既要与总店的经营战略保持步调一致,又要有自己的创新思路,这样才能既对供应商负责又对消费者负责。”
同时他表示,根据市场需求,近年来公司按照节能、环保要求,调整产品结构,减少低光效的卤钨灯和普通灯泡的市场占有量,扩大紧凑型荧光灯及节能型双螺旋灯等“绿色照明”产品的销量。
现在,孙福庸不但有总店,还开了两家分店,为了能让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辐射到千家万户,他们公司成立了工程部、市场部,并派业务员到牡丹江外市县做宣传工作。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孙福庸代理的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产品链条逐渐丰富,产生了明显的规模效益。目前,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在牡丹江灯具市场的份额已达到40%左右。
做人重于经商
说到几年来的经商经验,孙福庸指了指墙壁上挂着的牌匾说:“做人重于经商”。几年来的经商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经营理念的用心良苦,“用心照亮世界”,就是用心服务顾客,用爱回报社会,就是让FSL品牌佛山照明灯具的路越走越宽。
最后,孙福庸感慨道,做生意一定要把眼光放远,不能固步自封,考察学习是极为必要的。编辑:
中国照明网   刘 立

石牛村的担心
从偃师市区向北40里,过洛河、伊河,半个小时就可到达高龙镇。这里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工业经济处于起步状态,人均月收入不到1000元。2004年,这里成功“招商引资”到一家当地有史以来最为高科技的企业——洛阳中硅高科技公司,2005年底中硅高科就建成了一期300吨多晶硅生产项目,并立即投入1000吨项目的扩建。
中硅高科的市场表现没有让地方政府失望。去年中硅高科实现销售收入1.7亿元,利润7642万元,上缴税收5255.69万元,而这仅仅利用了300吨产能的一半。更让当地刮目相看的是,这家企业普通员工的收入在2000-3000元之间,高级技术工人的收入能达到8000-10000元。
周围百姓也大喜过望。中硅高科东西紧邻石牛村和军屯村,两村村民很多都从为工厂做杂工而获得额外收入;旁边酒店的入住率也大幅攀升,尽是带着现金和合同来购买多晶硅的客商;通往中硅高科的路边,住宿、餐饮、维修的店铺一家接着一家开张。村庄的平静被打破了。
然而,直到村民闻到越来越强的刺激性气味,看到经常出入工厂的带着“有毒”字样的罐车时,才意识到这家企业能带来的并不仅仅是经济上的繁荣。“工厂经常排放刺激性气体,厂里会冒出白烟,半夜两三点排得更多。我们村里的井水过去很甜,现在开始发涩,烧水的时候有大量泡沫和沉淀物。”张超站在自家门口,指着50米之外的中硅高科1000吨扩建项目说。
张是石牛村村民,附近田地被征收后,他平时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他家距离中硅高科多晶硅项目不到100米。他指责说,这个化工项目距离村庄太近,而他们最初并没有料到这是一家这样的工厂。“这两年周围小麦的麦穗上部出现了腐烂现象,我们的玉米产量减少了近一半。”这位27岁的年轻人告诉《环球企业家》,他们很担心未来的生活环境与质量。
不过,洛阳市环保局开发监督科科长赵丽新否认了大量污染的存在。她表示,这个项目已经通过了省环保部门的环境评价,化工企业都会有污染,重要的是把污染控制在环境许可范围内,“选址是环境评价的重要部分,专家对可能产生的影响已进行了详细论证,通过论证说明污染可以达标排放”。
严大洲也否认中硅高科为当地带来了污染:“中硅高科是一个清洁工厂,所有的有毒气体和污染物已经分离并回收利用,刺激性气味可能来自附近另外一家工厂,我们正在调查。”
但当地的部分村民仍坚持认为这里的环境正在恶化。另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不相信没有污染。他正在让自己的两个儿子远离村庄,在更远的地方买房,甚至自己也打算从石牛村迁走。
这正是中国太阳能产业所不得不面临的现实。多晶硅核心技术——三氯氢硅还原法垄断在美国、德国、日本等六七家企业手中,中国企业很难获得关键技术。生产多晶硅是一个提纯过程,金属硅转化成三氯氢硅,再用氢气进行一次性还原,这个过程中约有25%的三氯氢硅转化为多晶硅,其余大量进入尾气,同时形成副产品——四氯化硅,每生产一吨多晶硅,就产生4吨以上的四氯化硅废液。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回收工艺不成熟,三氯氢硅、四氯化硅、氯化氢、氯气等有害物质极有可能外溢,存在重大的安全和污染隐患。四氯化硅一遇潮湿空气即分解成硅酸和剧毒气体氯化氢,对人体眼睛、皮肤、呼吸道有强刺激性,遇火星会爆炸;氯气的外逸则可以使人出现咳嗽、头晕、胸闷等病状,并导致农作物大面积减产和绝收。
大规模生产及副产品回收一直是中国多晶硅生产企业所面临的最大障碍。前身是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的恩菲工程公司虽已初步掌握了生产工艺,并在1997年将自己的技术用于四川峨嵋半导体公司100吨多晶硅项目建设,但是由于技术并不十分成熟,在2003年与洛阳单晶硅厂共同组建洛阳中硅高科技公司后,投产第一年的产量极其有限,即使明年1000吨产能成功运行,也无法全部转换为产量。
多晶硅材料专家、中科院广州能源所研究员沈辉向本刊证实,多晶硅生产过程中确有大量腐蚀性气体产生,化学反应非常复杂,国内企业在回收工艺方面还有待加强。
在偃师,中硅高科生产出的多晶硅料会部分运往位于洛阳的无锡尚德的分厂,在那里经过加工变成太阳能电池片,组装后向欧洲市场出口。(太阳能产业真相(三)续)

昨天,上海市工商局公布了对本市市场上销售的标称有护眼功能的台灯质量监测结果,合格率仅为53.3%。其中,上海欧尚超市有限公司闵行店、上海虹口华联吉买盛购物有限公司、上海联家超市有限公司友谊南方商城被监测商品的合格率分别为25.0%、33.3%、33.3%。本次监测共抽样13家大型超市或百货店经销的30种商品,涉及检验项目13项,不合格项目主要集中在骚扰电压、桌面上的照度、耐久性试验和产品标识。记者了解到,灯具的骚扰电压超过限值,将影响其周围广播电视接收和仪表仪器设备正常工作,导致无法正常收听收看或仪器控制失灵。本次监测中,有6种商品同时存在3项以上指标不合格。如上海虹口华联吉买盛购物中心有限公司经销的标注为上海九美电器有限公司的生产的“小博士”牌11W台灯的耐久试验、外部接线、桌面上的照度等9项指标不达标;上海欧尚超市有限公司闵行店经销的标注为上海盈科灯饰照明有限公司生产的“盈科”规格型号为MT-1102
MAX11W、上海护视宝灯饰有限公司生产的“护视宝”规格型号为HSB-PL-2166
15W和HSB-PL-2188 13W
等3款台灯均存在着耐久性试验、骚扰电压等多项指标不合格。工商部门提醒消费者,关于照明质量和保护视力之间的关系,国际和国内尚无相关的研究报告,“护眼”台灯的说法缺乏科学依据,更多的是出于商业宣传目的,消费者切勿轻信。【相关链接】选购台灯四小贴士一是应尽量避免购买光源发热量高的金属外壳台灯,如白炽台灯以及卤钨台灯;二是应检查灯具的平稳性,避免灯具因放置不当导致翻倒。检查时可将灯具倾斜6°,再观察其是否翻倒来判断灯具的平稳性;三是应选用性能良好的光源,如适合的功率、较高的显色指数和适合的色温,对于有良好照明设计的台灯来说,选择18W左右的荧光灯比较合适;四是应选择适合的灯具高度,使作业区域与周围环境有合理的亮度分布,避免出现大的明暗变化,通常来说,高度达到50mm以上是较好的选择。编辑:
中国照明网   刘 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