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组织我们公司的设计、技术、施工管理等相关人员

深圳市千百辉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作为一家有着专业化项目管理的照明工程企业,本着“诚信为本,质量为根”的企业宗旨,凭借专业和严谨的细节赢得了项目,在一次次的淬炼铸就了工程的精品,在长期的工程实践中沉淀了一支优秀的技术和管理团队,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项目管理框架,从前期的策划、设计到后期的选材、施工,都坚持将诚信和质量意识融入到每一件工程作品中。  在照明行业竞争加剧的大势之下,千百辉的夜景照明工程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千百辉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如何赢得市场?我们有幸采访了千百辉照明董事长沈永健先生,一起来看看千百辉企业管理的秘密。  
  问:业主既对工程进度有要求又要保证最终的工程质量的情况下,千百辉是如何应对的?  沈永健:第一个是,执行力,说到千百辉的执行力强,在业界的名声都很大,在千百辉有个文化:“要为完成任务去想办法,不为完不成任务找借口”。这句话首先在进度控制上,千百辉做了很多别人不敢想的事情,比如2011年的武汉中央文化区
·
汉街项目,为了赶上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庆典的时间节点,项目计划十一期间开业,但直到7月中我们才进场,离开业还有2个半月,这时主体结构尚未完工,基本上是24小时施工,夜景工程3000多万的项目,没时间招投标,也没来得及签合同,对于我们公司来说风险很大,但基于甲方的信任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公司把骨干力量全部调过来,一方面着手进行深化设计工作,公司驻场设计师跟其他专业天天开会,开完会回去画图,设计连轴转,另一方面组织现场开展管线的预留预埋,施工周期短,工作面多,就只有加派人手,换班干,一度我们施工面上的人员高峰时候都达到了200人,采购周期短,就采用分批下单的模式,为避免灯具损耗、供应不上的问题,采购单比图纸数量多下20%,确保了施工进度需要,武汉·汉街9.30如期开业,十一期间日人流量超过了10万,项目取得巨大成功,这就体现千百辉执行文化:说到就要做到,没有什么不可能。  第二,由于我们夜景照明专业受其他专业影响最大,一旦主体设计产生变化,夜景施工肯定要相应变化,这样就导致在施工阶段,时间被压缩到最少,另外,灯具的安装方式和位置变化较多涉及面广,因此对于甲方项目制定详细的施工组织方案,我们讲究“内管外协”。  “内管”我们强调计划模块化管理,千百辉的施工组织设计中,把从开工那天开始一直到开业、竣工验收为止都会编写成若干个计划节点,比如说管线什么时候完成,灯具什么时候到场,什么时候安装完毕,什么时候调试等等,细到每周计划,这个计划节点做好之后,编入我们的工程信息系统当中,如果说正常运行他就是绿灯,有一周任何一个方面计划没有完成工作量,自动亮黄灯,进行警告,亮黄灯还没有解决问题,过不久就是红灯,就要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外协”则是在施工过程中涉及到各个专业之间的协同工作,我公司会主动充当协调人的角色,联络各个专业协同解决照明相关问题,与总包、幕墙、景观、导视标识等专业施工单位积极配合,提前做好预埋、预留、交叉施工及后期防水等问题的处理预案。  其实,我们长期的实践经验,可用一句话来说:先完工,后完美,但重点在完美。  问:千百辉的夜景照明工程如今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在项目运作上有什么突出特点?  沈永健:夜景照明工程的市场特点是碎片化的,我们利用优质服务为手段,将市场系统化,俗称“大客户”服务战略。  在长期服务大客户的过程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
作为夜景照明专业的施工单位,只知道按图施工是远远不够的,夜景照明作为效果类工程,质量要求高、工期紧、变化快、各种不可预见的因素很多,受外部条件和其他专业的影响更大,需要在现场利用有限的资源,寻求最佳照明效果,这就需要施工单位具备优秀的深化设计能力。  我们公司一般在工程中标进场后,正式施工前,专门针对项目的特点,组织我们公司的设计、技术、施工管理等相关人员,对设计方案和图纸进行审查、论证,对方案中的工程量、各种技术参数、设备配置是否合理进行核算校对,然后通过样板段的制作,对重点区域进行现场验证,若发现设计方案出现偏差,
我们会马上向相关部门领导出具方案建议书,详细说明方案出现偏差的原因、理论依据,并在目标成本范围内提出多个解决方案,然后,根据甲方的决策意见进行深化设计。通过以上程序,我们可以提前发现问题,避免灯具安装后,才发现达不到效果,再进行大量调整和增加灯具,而导致成本失控的情况发生。    比如,合肥天鹅湖万达广场项目,我公司施工中标进场后,在对原方案进行图纸审查时发现原设计中大商业无法实现签批方案预定的“媒体立面”的效果,而大商业的立面效果是甲方最为重视的地方,这里效果不好,整个夜景项目的成功都有风险,后来经过样板段的制作也验证了我们的预测。  这个时候我公司立刻启动了应急预案,对原方案做出全面的深化设计:把原来的在装饰龙骨上方安装的大功率洗墙灯改为在铝板拼缝嵌入的自发光灯条,原来米字型龙骨的PC灯罩取消,改为嵌入式灯条,通过置换,新方案比原方案多了4倍的可视像素,媒体立面的效果得到了实现,且优化了幕墙“米”字型龙骨的日景效果,最可贵的是工程造价也与原方案相比没有增加,满足了甲方定额设计标准。  最终天鹅湖万达广场夜景经过精心施工,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在合肥天鹅湖畔冉冉升起,照明效果赢得市民的一致喝彩,也得到了地方政府领导的高度评价。  在施工的中后期,我们的设计师也会与设计方对于方案细节进行探讨并提出建议,双方形成良性的互动。公司派驻人员现场配合,承担系统集成、媒体动画编辑的任务。  在项目成功实施后,万达集团还专门在合肥召开供方大会,邀请我司以该项目为案例作成本控制经验分享,并要求其他供方推广学习。千百辉一战成名荣获了“万达集团明星供方”称号。  作为一家集照明设备研发、制造、照明工程设计、施工、服务于一体的专业照明工程公司,千百辉将这些技术优势,服务优势运用至工程项目管理上,更是如虎添翼,事半功倍之效。  问:一段时间以来,照明行业内不良竞争的声音不绝于耳,比如:恶意压价中标、然后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现象,这引起了客户的质疑,作为一个工程公司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原有的姿态?  沈永健:我们做企业总是说“坚持以诚为本,路才会越走越宽”,这其实是一个比较主观的态度,影响的因素很多,不是所有的人在所有的时间都能做到,真正保证做企业一直稳定发展的是制度化。所以我们学会如何将主观化的管理,量化、制度化。  比如说,我们如何对项目经理部、建立二级巡检制度,项目部的质检员、安全员,发挥一线监督作用,同时,公司会成立公司层面质检小组,定期委派项目巡检组到工地上进行自检自验,该小组是从公司设计部、技术部、成本部等部门中抽调部分人员组成,小组会对每个项目进行检查,了解原材料的采购、施工进度、质量和安全管理以及成本控制情况,发现问题马上回报公司启动应急预案。  劳务分包方和产品供方采用供应商入库管理系统,千百辉每年都会对集中供应的厂家和劳务分包队伍进行考察,比如,技术和劳务组织能力,供货渠道,生产能力,企业规模等,合格的入库进入供方评价体系,在工程施工中发现问题也会被扣分,发现次数较多就会亮黄灯甚至被移出供应商库,取消其供方资格。  另外,针对同行竞争对手,我们承诺不以恶意低价竞争,不会为了蝇头小利而去破坏行业的生态环境。  “点亮城市,传递梦想”,是千百辉的使命和追求。在专业化项目管理这条道路上,千百辉将以沉淀了17年的底蕴,砥砺前行,为现代城市夜景照明点亮一抹绚丽光彩!编辑:大大熊

2016年6月7日下午,“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排行榜发布会在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富林朗悦酒店隆重举行!本次发布会得到了佛山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佛山市南海区电光源灯饰照明行业协会的合作支持,也得到了e灯快线、新月光电的协办支持。  从榜单来看,作为国内LED照明行业的龙头企业,上市公司三安光电以45.0151亿元荣居榜首,继“2014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排名第一之后,再拔头筹!欧普照明以44.5001亿元紧随其后,阳光照明以42.5792亿元位居第三。据统计,“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企业的全部销售总额达905亿元,占据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总体销售额接近三成。  在“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排行榜榜单中,部分企业销售业绩较“2014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发生较大变化,如阳光照明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42.5792亿元,同比增长30.97%;雷士照明营业收入为38.4565亿元,同比增长10.80%。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企业销售业绩较前一年有所下滑。  “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排行榜发布会开始后,主办单位大照明全平台董事长蔡洪波上台讲话,他阐述了创立大照明·百强榜的初衷,提出了将“百强榜”推向世界、面向全球的愿景,希望照明灯饰行业同行共同努力,做大做强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同时,作为e灯快线的董事长,蔡洪波也对e灯快线电子商务垂直平台进行了介绍,并提出“世界的e灯快线”的目标。  在随后的揭榜过程中,大照明全平台邀请了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各地的协会、商会会长前来揭榜,创新了揭榜方式。他们包括:佛山市南海区电光源灯饰照明行业协会会长杜雪红、临沂照明电器协会会长刘同光、山东照明电器协会常务副会长刘明贤、安徽省灯饰照明电器商会常务副会长桑永树、佛山市照明灯具协会会长吴育林、郑州市市场协会照明灯饰分会会长邢占理、中国五金交电化工商业协会照明电器电料分会会长王坤生、深圳市半导体照明促进会秘书长鲍恩忠、深圳市照明学会秘书长庞杰等。  据了解,“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由照明行业主流服务平台——大照明全平台倾情推出,在业内简称“百强榜”,是对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的一次盛大检阅。作为第二届“百强榜”,2015“百强榜”自启动企业2015年度销售业绩收集工作以来,坚持企业申报与市场调研联动,与此同时,“企业认可、数据真实、公平公正、平等自愿”贯穿于整个“百强榜”数据搜集过程,并最终以科学的评选标准、严谨的评选程序遴选出100家百强企业。  2015“百强榜”在整个评选过程中得到全国各地LED照明灯饰协会的高度肯定与大力支持,上游厂家踊跃申报,终端商家配合调研,加之资本市场的关注与青睐,使“2015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先声夺人,并在建立行业厂商信用秩序,促进行业可持续发展中发挥着越来越积极的作用。

人行横道的设计初衷是保护穿越道路的行人,但它并不对行人提供无条件的保护,至少需要行人观察自己的行走方向上有无危险。而今天,拜手机所赐,行人的交通安全面临着更多的风险。大量研究表明,行人因使用手机分散注意力导致的交通事故数量大幅上升。很明显,有越来越多“低头族”们过马路的习惯在变坏,他们仅仅会放慢速度,但是目光却仍停留在手机屏幕上而不是集中注意力观察道路上的来车情况。  “智能手机确实改变了人们很多的生活习惯,但是人们出行的交通环境并没有因智能手机而改变”,墨尔本设计工作室Büro
North的创始人Soren
Luckins说。为了“低头族”们的安全,他的解决办法是,把人行横道的通行信号设置在地面上,因为这样那些“低头族”们更容易看到。他的设计方案中除了设置于地面的用于提示行人安全通行的红绿LED信号灯外,还专门为视觉残障人士设计了可通过身体触觉感知的振动信号提示装置。他把这个方案称作“智能可感知人行道”。  当然此类关于智能人行道信号灯的概念并非首次提出。今年早些时候,德国奥格斯堡的一家公司在两处轨道交叉路口的地面上安装了一组智能LED信号灯,当有轨电车驶来时,信号灯会发出红闪报警信号提示行人注意安全。同时,与奥格斯堡市相邻的科隆市也进行了类似实验。  您可能会觉得,把LED信号灯嵌在地面上的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它只能更加惯着那些“低头族”们,让他们更加无时无刻不依赖手机而无法自拔。Soren
Luckins也听到了类似的声音。“实际上,我也不认为“低头族”越来越多是个好现象”他说道,“可是要么你确实有能力改变这些人“低头”的习惯,要么你就得接受这个现实。”
Soren
Luckins的观点是,我们的城市有义务为市民提供安全的出行环境,“如果市民的出行习惯发生了改变,那么城市就应该去适应它。”他说道。  问题在于:该如何改变?对于城市规划设计者来说,这个问题似乎超越了技术范畴,而上升到了哲学高度。你在设计城市的时候,是要向市民现有的生活习惯妥协,还是要引导市民养成更好的生活习惯?Soren
Luckins显然秉持前一种观点,而已故交通工程专家Hans
Monderman则是后一种观点的支持者。Hans
Monderman因为设计了位于荷兰北部的无信号交通系统而闻名。在他设计的交通系统中,没有信号灯、没有分道线、也没有导向标志,他的设计理念认为,驾驶员在行驶到完全无标志、信号提示的交叉路口时,将比传统红绿灯控路口更加提高警惕,从而确保更加安全、高效的通过路口。这种想法看似不合常理,但实际使用当中确实减少了交通事故的发生。  不过Monderman的方式确实存在较大风险,“我不认为毫无行驶规则限制的道路能够保证行人的安全,”纽约大学Rudin交通研究中心的技术项目助理主管Sarah
Kaufman说道。她举出伦敦的例子,交通管理部门倡导市民们在穿越道路时要“左看右看”,通过这种方式引导人们“抬头”。“我认为人行道LED太过超前了”她说。  还有些方案则在尝试通过手机软件提示行人注意路口安全。上文提到的德国LED项目代理商SW
Augsburg公司的Stephanie
Lermen表示,该公司在设计路面LED方案之前,也考虑过软件提示的方案,但最终选择了现行方案。“我们希望尽可能减少行人的操作,”她说,“如果您为了过马路还要额外下载一个APP,那不是很多余吗?”  Luckins说,如果是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他会选择设计一个鼓励人们养成良好习惯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惯着他们。但我们的现实世界毕竟不是理想状态。“如果人们能够自觉养成良好的习惯,那我们当前所做的事情就没有必要了,”他说,“然而事实是,人们大量的坏习惯导致了大量交通事故的发生。”
Lermen也同意这个观点,“作为交通规划设计者,教导人们学会正确的生活方式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是保证人们在道路上的安全。”责编:颖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