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凶多吉少,该公司CEO陈辰介绍其NPQD色彩转换技术说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算上近期与王冬雷的控制权争夺战,这已经是吴长江第四次被逼宫。前三次战斗,吴长江玩转人心,赢得漂亮。不过,这一回,他恐将凶多吉少。

日前,全球显示领域最具影响力的专业盛会SID Display
Week(简称SID展)在美国圣荷西会议中心举行。展会吸引了来自全球显示行业千余厂商和创业者参与,展品涉及显示技术相关的高科技设备及零部件等,同时有行业相关新品和革新技术首次亮相。

截至8月22日,业内上市公司披露上半年业绩的达到26家,在小编整合的业绩报告中,多家上市公司的业绩亮眼,其中三安光电、欧普照明、厦门信达以及木林森四家上半年业绩成绩斐然,在多家上市公司中脱颖而出。

企业界最炙手可热的宫斗剧主角,非雷士照明的吴长江莫属。

图1:赛富乐斯展位

三安光电

吴长江皮肤白净,姿态优雅,极其注重形象:暗金色的积家手表,爱马仕皮鞋,一身名牌穿戴,如果配上领结梳个大背头,还真与《赌神》中的周润发有几分神似。他骨子里充满冒险精神,有赌徒般孤注一掷的胆气,几次危难时刻都因豪赌获胜而力挽狂澜。然而,因为对手同样赌技高超,又财大气粗,且擅长强硬相逼,他不得不扮演起斗士角色,每次都以命相搏,以挽回利益和声誉。

在本次2019
SID展上,一家名为Saphlux,Inc.(赛富乐斯)的创业团队发布的NPQD色彩转换技术引起了媒体关注。在SID展发布会现场,记者在赛富乐斯的展位上发现,包括Apple、三星、LG等在内的国际顶级厂商纷至沓来,向赛富乐斯团队人员详细询问该项技术的细节,现场查看了NPQD屏的展示效果。在该公司进行的新品发布环节,团队做完介绍之后听众提问不断,并且有多家大厂代表当场表达了深度合作意向。

三安光电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 41.73 亿元、营业利润 20.52
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53
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销售收入增长了 2.62% 、营业利润增长了
8.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了
22.32%,增长幅度较之前有所下降。其中,营收增长主要系本期生产规模扩大,产销量上涨所致。

算上近期与王冬雷的控制权争夺战,这已经是吴长江第四次被逼宫:1993年第一次创业,合伙人共患难却不能同富贵,他卖掉公司;2005年同窗散伙,他东挪西借1.6亿元逼退两位创业伙伴;2012年对垒阎焱,他联手经销商上演大逆转。前三次战斗,吴长江玩转人心,赢得漂亮。

图2:赛富乐斯展示的NPQD样品

主要财务指标。来源:三安光电半年报

不过,这一回,他凶多吉少,恐怕很难翻盘。

该公司CEO陈辰介绍其NPQD色彩转换技术说:纳米孔是一种创新型的纳米结构,该结构可以在
LED
内部制作形成用以容纳量子点。由于光在纳米孔内部具有强烈的散射效应,在传播过程中的有效光径将被大大增强,从而会提高量子点的光转换效率。这使得小尺寸(<30μm)RGB
Micro-LED
阵列的实现成为了可能,并且阵列可以通过光刻法或喷墨打印法制备。通过NPQD色彩转换技术,赛富乐斯团队能为Micro-LED制造商提供高性价比的Micro-LED产品解决方案。

厦门信达

中国合伙人

图3:赛富乐斯CEO陈辰在发布会上介绍NPQD 色彩转换解决方案

厦门信达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63.5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8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46.42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04%。其中,光电板块实现营业收入8.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91%。

吴长江有套老板定律的理论:一要能吃苦;二要胆子大,敢冒险;三要有商业直觉,善于把握机会。这是他在创业前就总结出来的。

同时,普通的QD
Micro-LED对支撑结构的依赖性很强,结构常常不稳定;为了提升发光效率,它需要极厚一层量子点才能实现高LCE(色彩转换效率)。而在NPQD
Micro-LED的工作场景中,LED内部自然形成了支撑容纳结构,便于量子点装载的稳定,仅需极薄一层量子点即能达到最佳发光效果
(用量较普通QD Micro-LED减少了8倍)
。除此之外,在大尺寸Micro-LED应用里,如何解决分Bin问题也是长期困扰业界的研究难点。由于LED外延片波长一致性差的问题,分选成为了巨量转移Micro-LED显示制备中一个极具挑战性且高成本的技术操作。而NPQD技术利用了其中量子点本身一致性好的特点,使得这个行业痛点有望迎刃而解。

厦门信达主要财务数据来源:厦门信达

创业之前,除了能吃苦和胆子大,吴长江并未显露出过人的商业直觉。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该项技术的问世,Micro-LED量产中成本高、QD光转换效率低、产品可靠性和稳定性差的难题都将会得到妥善解决。这种新一代显示屏的问世将降低移动设备的耗电量,并大幅提高分辨率、对比度、响应速度等各项参数,产生海量级应用,包括智能手表,手机,AR/VR显示器等。属于Micro-LED的显示时代即将到来!

欧普照明

1965年,吴长江出生于重庆铜梁农村,家境贫寒,父亲却好赌。少年时吴长江寡言少语,却豪爽讲义气,袍哥气质明显。1985年,吴长江考入西北工业大学飞机制造专业,毕业后进入陕西汉中航空公司工作。

欧普照明上半年营业收入35.28亿元,同比增长17.21%;实现利润总额4.35亿元,同比增长38.5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8亿元,同比增长38.37%。

1992年春天,邓小平南巡谈话开启新一轮改革开放热潮,吴长江连停薪留职都没办,就跟随淘金大军南下广东。他在深圳龙华的自行车厂做过储备干部,还干过保安,半年后,经朋友介绍,进入广州番禺雅耀电器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只有70人规模的灯具厂,吴长江就这样闯入照明领域。1993年年底,他怀揣1.5万元,拉上大学同学王戎伟和高中同学杜刚,再加上3名德赛老总,凑足10万元成立一家电子变压器公司,由吴长江和王戎伟操盘。

主要财务指标。来源:欧普照明半年报

12345>

欧普照明表示,上半年公司通过持续优化产品结构、拓展业务渠道、积极布局物联网及智慧照明、推进智能制造,实现各项业务稳健增长。

一年之后,公司利润过百万,股东之间开始出现纷争。第二年,香港商人黄世武收购入主,成立明晖电器公司,吴长江和创业伙伴每人分得30多万元。吴长江和王戎伟留任,除每年20万元年薪之外,黄世武还各给15%股份,并享受年终按股比分红。然而,一次无意中收到的订单传真,揭穿了令吴长江心寒的残酷事实:黄世武把利润都转到香港公司,分红甚至股票上市的愿景实为谎言。

木林森

1998年年底,吴长江再次离职创业,他找来杜刚和在成都彩虹电器厂工作的高中同学胡永宏,共同出资100万元创办雷士照明,其中吴长江出资45万元,另外两人各出资27.5万元,分别占股45%、27.5%、27.5%。这种股权设计的用意在于:以后如果我吴长江一意孤行,你们两个可以制约我。看得出来,吴长江是心怀坦荡之人,但过几年,他将会为这个决定付出惨重代价。

木林森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9.92亿元,同比增长92.9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4亿元,同比增长58.11%。其中,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并入了朗德万斯二季度收入。

雷士创业团队被业界称为三剑客:吴有冒险精神,善于判断时机;杜理性冷静,对数字敏感;胡感性激情,对产品见解独到。创业初期,杜刚坐镇公司,吴长江和胡永宏每天坐着公司仅有的一辆面包车跑业务,下车谈判,上车开会,晚上为省钱就睡在车里,连续几年都是如此。经过没日没夜的奔波,雷士每年利润已达到几千万元,矛盾也逐渐开始显露。

报告显示,公司主要产品有SMD LED、Lamp
LED、LED应用(包括照明产品及其他)三大类。报告期内,LED应用实现营收21.34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30.51%,同比增长236.31%,毛利率为17.48%;SMD
LED实现营收27.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38.91%,同比增长6.89%,毛利率为20.13%;Lamp
LED实现营收2.72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3.89%,同比下降18.7%。

熟悉吴长江的人曾评价:他好赌,而且需要生活在聚光灯下。据说他是澳门赌场的豪客,输赢之巨令人瞠目。传闻他曾因从公司拿钱偿还赌债,致使其他两位创始人开始要求分红。有人透露,因吴长江从账上拿钱太多,2002年股份被稀释,三人各占33.3%。吴长江不甘心,在公司之外另建工厂生产灯具,并以雷士品牌和渠道资源销售,每年销售额200万元左右。另两位合伙人非常不满,最终吴长江支付雷士3%品牌使用费,嫌隙看似消除,实则与日俱增。

营收构成 来源:木林森半年报

自2004年起,吴长江正式出任总经理,全面负责生产和销售,当年就实现销量翻一倍,他雄心勃勃地喊出去美国上市的口号,一时间风头无两,个人威望达到顶点。2005年,吴长江继续高举销量翻一番的大旗,还扬言当年7月在美国挂牌上市。可事实上,他和另两位股东的矛盾已公开点燃。吴指责对方害怕诸侯并起,然后削弱中央,不支持扶持优质运营商的渠道变革。而杜、胡则批评根基尚未稳固,发展速度太快会把公司拖垮。3个人不分时间地点争吵不断,水火不容。

木林森表示,公司合并朗德万斯(LEDVANCE),带动增长,朗德万斯的积极转型带来良好效应,实现了获利。木林森在第二季度有较大的增长,实现获利约4.8亿,在大环境略显疲态的时候,对第三季度预计实现利润达到5.8亿,确保了一定的增量。

散伙会议成为最终的摊牌方式,各地经销商投票站队,强势刚硬的吴长江掌控局面,杜、胡黯然出局。雷士作价2.4亿元,除股东分红外,吴长江需要在半年内拿出1.6亿元收购杜、胡的股权。从2005年年底到2006年8月,吴长江东奔西走,全部精力就是到处借钱,救命要紧,我要保命。他甚至拆借过5分利的高利贷,这是一场豪赌。那段时期他天天晚上做噩梦,白天还得镇定自若,简直度日如年。

除了上述四家的亮眼成绩,中下游企业也有不少取得良好业绩。他们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继续保持着自己的优势,把自己的业绩持续稳定在一个良好的增长幅度。

就在创业伙伴分道扬镳、企业生死存亡的时刻,软银赛富首席合伙人阎焱进入吴长江的视野。

瑞丰光电、国星光电、鸿利智汇业绩增长较好,尤其是瑞丰和国星,增长幅度在50%左右。国星上半年通过不断优化产品结构,提升高附加值产品的比重,公司整体经营情况呈现平稳增长。

雪中送炭的野蛮人

瑞丰光电通过对产品结构的不断优化,提升毛利较高产品比重,报告期内,公司照明业务发展达到预期目标;背光业务方面,大尺寸背光市场行情有所好转,面板价格下降带动整机厂出货需求,公司把握机会积极开拓市场取得成效,公司大尺寸背光业务稳健增长;同时,公司全彩、ChipLED、红外等毛利水平较好的业务凸显新增长,带动了公司上半年净利润的增长;另外公司非经常性损益预计为
4,200 万元,主要系研发项目补助及产业项目补助等。

在认识阎焱之前,亚盛投资总裁毛区健丽曾扮演过雪中送炭的角色。

鸿利智汇上半年业绩变动受公司收购的子公司谊善车灯、速易网络业绩并表影响,公司LED封装业务的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略微下降2.16%,但是LED封装业务毛利率同比提升2.68个百分点至20.84%,封装板块实现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20.57%。

毛区健丽出身华尔街,既是雷士的融资顾问,又是吴长江的债主,曾无需抵押借钱给他。2006年6月27日,毛区健丽从3位投资者手中募集400万美元,加上自持494万美元和应收顾问费100万美元,以994万美元获取雷士照明30%股份,估值远低于雷士第一轮融资。交易次日,毛区健丽将10%的股份转给三位合伙投资者,保留20%股份。

聚飞光电得益于公司中小尺寸背光LED产品型号趋于轻薄化及高显色性等技术的提升,产品销售收入及市场占有率均快速增长。

345>

长方集团2018年上半年同去年同期相比业绩下降,主要原因如下:

其实更早之前的2006年3月,吴长江曾到联想大楼求助柳传志。据吴长江表述,柳传志对他很认同,但联想投资需要决策过程,柳传志只好向朋友借了200万美元给他用。在此期间,一位中间人向吴长江保证,有家风投资金3个月可以到账,而联想相对较慢。就这样,心急如焚的吴长江在2006年8月拿到软银赛富2200万美元投资,占雷士35.71%的股份,市盈率估值约为8.8倍。

1)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康铭盛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14-2017年业绩承诺期完成,2018年上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业绩变化不大,基本保持稳定;

阎焱在投资圈以强硬著称,有人评价:只有阎焱搞定别人,没有别人搞定他的时候。在合作协议中,除明确规定雷士每年的绩效、奖金、转让限制、优先购买权、赎回权等条款,还提出如果2011年8月1日前未成功上市,吴长江需回购投资股份并支付累计利息。事后证明,吴长江对这桩交易非常后悔,当有记者提问如果重新选择还会是软银赛富吗,他回答:历史不可能重演,也不可能有如果。言外之意令阎焱很不舒服。

2)上市公司优化股东结构,新进大股东战略思维调整。2018年上半年公司逐步调整母公司现有的产品结构,对现有盈利能力差的低端LED光源封装产品进行缩减及去库存;

2008年8月,吴长江为优化股东结构引入高盛,想以此制衡软银赛富。高盛以3655万美元占有9.39%的股份,软银赛富跟投1000万美元,以总股份30.73%成为第一大股东,吴长江因股份摊薄,以29.33%位居第二。显然,吴长江并不擅长与资本打交道,高盛入局后不但获得董事席位和投票权,还和软银赛富一样拥有优先否决权。吴长江的诸多决策受到掣肘:打算收购一家英国照明企业的方案遭到董事会否决,只好个人出资;跨界进军家居领域被阻止,再次个人行动;他还以个人名义联合朋友投资雷士照明荣昌户外照明基地。

3)理财投资收益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40%。

2010年5月,雷士在香港主板上市,发行7.27亿股,每股2.1元港币,共募资15.29亿元港币。上市之前,毛区健丽先后4次套现1200万美元,手中仍持有市值约8000万美元的股票,收益增长近20倍。同时,软银赛富和高盛的股份被摊薄至23.41%、7.15%,吴长江股份亦有减持,仍位居次席,他表示不怕失去控制权,因为我会给投资机构赚钱。不过,上市之后,吴长江没有改变创业初期见机会就上的决策思维,冒险精神有增无减,规范化无从谈起,这让投资者并不满意。

利亚德、艾比森和洲明的业绩增速较高,主要受益景观照明和夜游经济的蓬勃发展;雷曼股份的业绩同比下滑-50%~-20%,由于
COB
小间距高清显示面板项目研发投入、外购设备等成本费用增加,且产能有所滞后,效益未达预期;同时,受海外市场竞争加剧及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升值影响,公司出口产品售价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导致产品综合毛利率下降。飞乐音响预计亏损4亿元,受国家
PPP 项目政策变化及市场流动性持续收紧会汇率波动的影响。

6个月禁售期结束后,雷士股价已上涨将近1倍,软银赛富并未见好就收。2011年7月,施耐德电气以高于市价11%的价格,出资12.75亿港元收购雷士9.1%的股份,成为第三大股东。值得提及的是,代表施耐德的张开鹏是阎焱的大学同学,吴长江预感情况不妙。

另外,远方信息亏损预计2,550万元—3,050万元;超频三归母净利润为805.41万元—1,409.47万元,同比下降30%~60%;南大光电实现归母净利润2,820万元–3,100万元,同比上升50.66%~65.62%

一个月后,为重掌控制权以防不测,他开启另一场豪赌与汇丰银行期权对赌:通过杠杆增持股票,如果失败吴长江赔掉3000多万港元,赌赢则等于花1.85亿元购买5000万股雷士股票,持股比例将逼近20%,成为最大股东。然而,雷士股价不涨反跌,吴长江输掉赌局。不过,对赌期间,吴长江从2011年9月至2012年5月通过二级市场共买入雷士股票35次,越跌越买,持股比例最终达到19.97%,如愿成为第一大股东。

总体来讲,2018年,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和国际市场环境错综复杂,业内企业多少受到国内金融去杠杆、中美贸易战、汇率变动等因素的影响。尽管如此,业内绝大部分企业依旧保证了业绩的正增长;下半年宏观经济环境预计较上半年有所改观,金融去杠杆将有所侧重而非一刀切,中美贸易战正打算启动新一轮谈判等;同时,国家重新启动大基建,有望带动景观照明等领域的高速增长,期待业内公司下半年业绩维持较好的增长态势。

345>余下全文

看样子,吴长江对控制权的态度已发生转变。他多次声称股权分散不是坏事,并反对一股独大:如果某位创始人坚持要绝对控股,从本质上说是冒险的、不负责任的表现。但随着股权不断被稀释,资本逐利的本性日渐显露,矛盾和冲突已不可避免,吴长江必须尽快夺回控制权,才不至于在较量中被清洗出局。

吴长江最敬佩的企业家是柳传志、任正非和郭台铭,三位商业教父级人物都有一个共同点:无论股权多少,企业控制权从未旁落。而吴长江虽然坐拥第一大股东,却被资本裹挟,命运已陷入激流之中,沉浮难料。

回归与出局

吴长江不信宗教、不信风水,只相信文化和人心的力量。作为赌徒,他赢在讲义气、重感情,勇于担当,果敢执著,并以此凝聚人心。无论员工还是经销商都对他信任依赖,这正是他不搞绝对控股的底气所在。

可吴长江还是搞不定以阎焱为代表的投资人。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毫无征兆地宣布: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任董事长、执行董事、CEO,以及全部附属公司所任一切职务,阎焱出任董事长,张开鹏任CEO。矛盾公然激化,关于吴长江的传闻甚嚣尘上:陷入重庆购地纠纷、豪赌上亿、接受调查、滞留境外

资本驱逐,创始人出局,投资人夺权的故事再度上演。阎焱惯以契约精神自诩,并视吴长江为草莽,他认为此举合乎规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雷士更加制度化、透明化。吴长江则不以为然,他批评西方契约精神是把对自己有利的写上去,没利的不承诺,为一己私利在法律边缘钻各种空子,而不顾合作伙伴的利益。言辞指向明确,他不想将耗费多年心血打造的企业拱手相让。

当施耐德派驻管理层全面干预雷士业务之后,吴长江奋起反击:员工辞职、供应商断货、经销商罢工雷士陷入混乱,风雨飘摇,反抗者除要求吴长江回归董事会之外,还提出如下诉求:改组董事会,不能让外行领导内行;争取更多员工期权;施耐德退出雷士。

为尽快平息风波,阎焱罕见地做出让步,同意吴长江复出,也提出三个条件: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处理好所有违规的关联交易;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阎焱表示:听到很多传闻,说他在澳门欠了很多很多钱,所以我们董事会一直非常担忧。

控制权争夺战导致雷士股价一泻千里。2012年年底,德豪润达以12.5亿港元从吴长江等股东手中收购雷士20.24%的股份,王冬雷出任董事长,他表示非常看好LED行业前景,并购后德豪润达和雷士将产生协同效应。2013年1月,王冬雷协助吴长江重新出任雷士CEO。4月,阎焱退出董事会。一年后,德豪润达从吴长江手中再次收购股份,累计持股27.03%,成为控股股东。6月,吴长江重返董事会,出任执行董事。

345>余下全文

在这场与阎焱的较量中,吴长江以胜利者的姿态重新出山,并豪情满怀地领导雷士走出泥潭。然而,剧烈的暴风雨正悄然袭来。

2014年8月8日下午,在临时被通知参加的电话会议中,王冬雷宣布吴长江等几位副总被解除职务。对于这种突然袭击的抢班夺权,吴长江当场严词拒绝。然而,此后王冬雷竟带着几十人闯入吴长江在重庆的办公室,以武力抢夺公章、执照等物品,吴长江的助理和司机受重伤住院。面对猝不及防的暴力夺权,吴长江的境况已大不如前,他只是雷士的小股东,公开资料显示,吴长江持股仅剩2.54%。与对抗阎焱时相比,持股比例减少甚多,话语权也大不如前。

以王冬雷为代表的董事会则指责,雷士内部及关联公司的核心岗位负责人均为吴长江的亲信和亲属,利益链条盘根错节,摧毁了雷士正常的价格体系和经营秩序。吴长江在幕后操控,绕开财务监管为自己控制的公司牟利,涉嫌利益输送和关联交易,数额巨大。据王冬雷透露,根源就在于吴长江嗜赌成性,在澳门欠下巨额赌债,为还债不择手段。

吴长江以同样的理由回应,事件起因是德豪润达的利益输送被他阻止,王冬雷一手策划了罢免争端。吴长江称很早就入了王冬雷设的局,只是从浑然不知到察觉后没太在意。他自信离开雷士王冬雷玩不转,而且对方还抓着他被人逼宫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软肋,所以一直委曲求全。

接下来应该是吴长江率经销商联手逼宫的桥段,但这次他毫无胜算。8月23日,吴长江49岁生日当天,王冬雷召集占雷士销量近90%的核心经销商参加惠州临时总部庆典,这些吴长江昔日的坚定支持者已集体倒戈,今时今日,靠雷士吃饭就只能投靠王冬雷。吴长江回归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吴长江曾说:人生有五大发展阶段:首先自己要行;其次要有人说你行;再次说你行的人要行,然后你说谁行谁就行,最后没人敢说你不行。几番沉浮起落过后,他自己处在哪个阶段,恐怕已无人能答。

34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